首页
> 审判实务 > 工作札记
 
顽劣之徒 施以重箠

发布日期:2011-09-29 信息来源:执行局 字号:[ ]


  话说无事别惹事,有事别躲事,善恶皆报,只争来早与来迟。历来多少人事,都应着这一句,如今之人,尽管浮躁不跌、诡异善变、扪心不古,然天理昭昭,岂能逃脱。

  且说徽州府歙县有一莽汉姓姚,双名遂茂,年刚不惑,当是耳聪目明,明晰事理之际。平日里凭着自己的驾技,与人合伙买车跑货赚钱,奈何家计太薄,生理有限,别无他源,日子过得十分紧巴,好在姚氏不坠青云之志,日夜辛苦劳作,巴望着有朝一日能咸鱼翻身,出人头地。

  早三年六月,姚氏跑货再来淳安,指望此一个来回有些赚头,家人的生计有所改进,心里不免有些惬意。也许是乐极生悲,尚待进城,却与对向而来的行车碰个正着,结果对家行车一死四伤,唬的他荡了三魂,走了七魄,顿时没了主意。于是禀报专司核定担责比例不题。

  不多时,苦主诉之官府,要求依律赔偿,审定后姚氏需出十五万。此时姚氏已返回老家,全然不理。淳安执事官奉行死者为大,伤者为上之天理,着本地事主先行垫付,以慰生灵。及待追偿姚氏时,发现姚氏不仅变卖事车,且私下收取保险款八万五据为己有,执事官百般规劝,姚氏只是避着不见。执事官以口问心,如此不仁不义之举,当施之以重箠。

  时年四月,执事官移案追刑。不几日,姚氏拘捕受讯,始知大限已至,懊悔不及,称家境不厚,已知兄弟筹措,乞求宽限几日。次日,其兄愠至,初时气势尚强,指责吾等做事似黑道无异等等,然不见有丝毫回转余地,却又跼蹐无奈,乃求约期,但请放还。执事官心里以为可笑之至,正言相告,约期免谈,趸交可酌。又三日,谅其财力不足,对方相让,姚氏兄弟交款,姚氏本身取保侯审不题。

  此所谓但将冷眼观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