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审判实务 > 调研文章
 
“零口供”盗窃犯罪事实的认定

发布日期:2014-09-23 作者:余爱华 信息来源:刑庭 字号:[ ]


[案情]

被告人姚某有6次盗窃前科。2013年,又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 2013年9月14刑满释放。

20131124早上729分许,被告人姚某从千岛湖镇阳光车站乘坐浙AF3092号公交车,被害人郑某(79岁)亦从阳光车站上车,同被告人乘坐同一辆公交车,准备至千岛湖镇客运中心乘坐前往建德的客车,车上乘客多。在此期间,被告人多次故意与被害人身体接触,当被告人假装站不稳倒入被害人怀里时撞到同乘人员洪某,洪某回头看到被告人从被害人怀里掏出物品。745分许,被告人在千岛湖镇龙门村站下车。几分钟后,被害人发现财物不见即告诉同车人员2000元现金被偷,让司机停车即前往公安局报案。201311252345分左右,被告人姚某被传唤至派出所讯问调查。被告人否认盗窃犯罪事实,并辩解自20131121始根本未到过千岛湖。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姚某于201311247许,在浙AF3092号公交车上窃取被害人放在上衣口袋内的现金2000元,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且系累犯。被告人当庭辩称案发当日来过千岛湖,之前否认系因对公安办案人员有抵触情绪;同时又辩解虽与被害人同乘过公交车但并未实施扒窃。

 

[审判]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姚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扒窃他人财物,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关于被告人未实施盗窃的辩解。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在传唤归案后连续5次供述在20131121日后未来过千岛湖,当庭又承认在案发当日来过千岛湖,但其对为何前后供述不一致不能作出合理解释,庭审中关于在案发当日活动情况的辩解亦不符常理。从监控视频察看,被害人失窃财物时段里,被告人多次与被害人身体接触,结合证人洪某的证言、被害人郑某的陈述,认定系被告人窃取被害人财物。被害人系一79岁高龄的老人,其陈述的2000元现金的来源、随身携带现金的原因等内容,符合其生活背景,未超出一般人的生活经验和常识范围;其在发现财物被盗后即刻向乘客和司机反映2000元现金失窃并让司机停车报案,符合一般人在财物失窃后的正常真实反应;被害人在品格上无不良记录,其与被告人素不相识,不存在突发被盗事件后随意捏造现金失窃事实的可能。结合被害人的账户明细对账单、证人洪某、项某、曾某的证言,综合判断,被害人关于失窃2000元人民币的陈述具有较强的证明力,应予采信。公诉机关的指控成立。被告人在刑满释放以后五年内再犯应当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之罪,系累犯,应依法从重处罚。被告人曾因盗窃等违法犯罪行为多次被处罚,但其不思悔改,继续实施盗窃犯罪,主观恶性较深,酌情从重处罚。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五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款、第十四条之规定,以被告人姚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责令其退赔盗窃所得发还给被害人。

宣判后,被告人未上诉。

[评析]

盗窃犯罪案件中,认定盗窃财物的种类、数量,由于缺乏赃款赃物等客观性证据,被害人陈述与被告人的供述又不一致,给审判认定带来困难。一般情况下,对于被告人承认实施盗窃事实但供述的盗窃财物价值与被害人陈述不一致时,往往根据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就低认定犯罪数额,而本案系“零口供”,对于此类案件又应如何认定盗窃事实及被盗财物的种类、价值。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对一切案件的

判处都要有确实充分的证据,即使没有被告人的供述,只要证据确实充分的,可以对被告人定罪处罚。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就是证据要确实充分。达到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则需符合以下条件:定罪量刑的事实都有证据证明;据以定案的证据经法定程序查证属实;综合全案证据,对所认定事实已排除合理怀疑。总而言之,就是要对刑事案件的证据综合审查,通过对证据能力和证明力的分析比较,来判断所认定的事实是否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标准。

一、  关于本案盗窃事实的认定

   具体到本案中,对于指控被告人实施盗窃犯罪的主要证据有:公交车视频监控资料、被害人的陈述、同车人员洪某的证言、辨认笔录。经审查,前述证据均符合证据能力的规定。关于证明力,被害人陈述的被告人当时乘坐公交车时的活动情况与证人洪某的证言、公交车监控视频之间,能够互相印证;在被害人郑某、证人洪某的品格上,根据公安机关依法取得的犯罪记录证明,该二人无不良违法犯罪记录,且与被告人姚某素不相识,被害人与证人亦不相识,故不存在诬告陷害的可能。公交车视频监控资料、被害人的陈述、同车人员洪某的证言、辨认笔录相互结合,对于证明被告人姚某扒窃被害人郑某具有较强的证明力,应予采信。对于被告人供述和辩解的审查,应当结合控辨双方提供的所有证据以及被告人本人的全部供述和辩解进行。被告人庭前一直辩解案发当日未到过千岛湖,在庭审中又供认到过千岛湖,其不能合理解释供述不一致的原因。经过进一步审查分析,被告人存在逃避处罚的侥幸心理,从庭前的一概否认到庭审中供认与被害人曾同乘一车的转变,系被告人在看到视频资料后所作的自我辩护策略,其辩解因对侦查人员有不满情绪故否认案发当日到过千岛湖以期法庭采信其虽到过案发现场但未实施扒窃的庭审供述,因无其他证据予以印证,不能采信。

二、关于本案被盗财物的认定

公诉机关提起公诉时指控被告人盗取被害人2000元人民币的证据仅有被害人报案时的陈述及同乘人员洪某的证言,洪某的证言系传来证据,在没有相互印证的其他证据时,被害人陈述系孤证,仅依据该二份证据尚不能达到确实充分的证明标准。要采信被害人陈述的内容,则须审查被害人报案陈述的真实性,围绕其报案陈述的2000元失窃事实,则须审查当天携带2000元现金的原因、款项来源、被害人的经济状况、现金存放位置、发现失窃后被害人在案发现场的言行以及被害人的一贯品格评价等事实。

通过补充侦查,公诉机关又提供了被害人的询问笔录、建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部分精减退职人员生活困难补助申请审批表》、《六十年代初精减退职人员申请表》以及农村信用社的帐户明细对账单,证明被害人于201310月获得六十年代精减退休人员困难补助待遇,同年11月其从账户支取了10000元,除留部分资金用于生活开支外,于案发当日即1124携带部分现金准备至建德市酬谢为其能够获得该待遇作证的同事,其中2000元放置于上衣左内侧口袋,自上车始其多次摸上衣口袋以确认钱款是否安全;提供了证人项某、曾某的证言,证实201310月左右,二位证人在郑某办理精减人员退休时作过证,郑某承诺在领到退休金后会答谢,12月份收到了郑某的感谢款200元,本来不止200元的,听郑某说在11月份被偷了2000元;又提供了被害人的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证实79岁的被害人品性良好。通过补充提供的证据增强了被害人陈述的真实性,结合同乘人员洪某的证言、公交车视频监控资料,进一步增强了对待证事实即失窃物为2000元现金的证明力。

综上,在无被告人供述时,通过对证据的综合审查判断,对本证与反证进行比较鉴别,采信证明力较强的证据来认定案件事实是正确的。本案,被告人的供述存在明显虚假,而被害人的陈述、证人证言、书证、视听资料相互关联、彼此印证,能够排除合理怀疑,足以认定被告人扒窃被害人现金2000元的事实。

(此文发表于《杭州审判》2014年第二期)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