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风采
 
柔肩担正义 赤心映贤良——县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姚春妹先进事迹

发布日期:2016-02-29 信息来源:今日千岛湖 字号:[ ]


    51岁的姚春妹静静地躺着,肃穆、安详。

    丈夫和儿子默默守在她身边,就好像她只是累了需要睡一会儿,醒过来以后一切都能如旧。

    201628下午4点,姚春妹因病永远离开了家人和她所热爱的工作岗位,用生命书写了一份对党和人民事业的无限忠诚。

    姚春妹,196612月在淳安浪川出生,1986年从杭州市法律学校法律专业毕业参加工作,1998年入党。

    她毕业后被分派到淳安县人民法院姜家人民法庭担任书记员;后又担任淳安县人民法院执行庭书记员、淳安县人民法院告诉申诉庭助理审判员、淳安县人民法院威坪人民法庭助审员、淳安县人民法院执行庭助审员、淳安县人民法院执行庭副庭长。

    2008年至2016年,姚春妹先后担任了淳安县人民法院执行庭庭长,淳安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政治教导员,淳安县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

    参加工作以来,姚春妹先后获得浙江省优秀执行法官、杭州市第十届党代表、杭州市十佳优秀青年法官、淳安县第十二届党代表、淳安县首届十佳杰出女性、人民满意公务员、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并三次荣立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三等功。在她的带领下,淳安县人民法院执行局还荣获了“浙江省破解执行难先进法院”殊荣。

    做难人   坚守执行一线

    执行员余鹏飞是姚春妹一手带出来的徒弟,从2003年开始就跟着姚春妹从事执行工作。“我记得刚开始的时候,一个月四个星期,我们分别在淳安农村、杭州、淳安城区执行任务。”为了保证工作进度,姚春妹与同事经常每周一一早从淳安出发,白天四处寻找被执行人,晚上采取管制措施,后半夜又赶回淳安,周而复始。“这样的工作强度对我这样的男同志都感觉吃不消,她却从来没有说一句苦。”

    “身体疲惫倒是小事,遇到暴力抗法才真正危险,撕衣服,揪头发,砸凳子的事情我们常常碰到。”余鹏飞说,有时不明真相的群众会将执行人员围住,阻碍或破坏工作开展。

    “大家听我说,我们是法院的执行人员,此次前来是为了执行任务,绝不会对大家造成伤害……”面对谩骂指责和可能遇见的人身伤害,姚春妹总是冷静地与老百姓说事明理,与被执行人斗智斗勇,一次次将矛盾化解,保证案件顺利执行。

    三年前的一个晚上,姚春妹已躺下休息,枕边的电话突然响起,凭直觉,她知道一定有紧急任务。原来是一名寻找了好久的当事人在杭州被找到了。挂断电话,姚春妹抓起衣服,冲到卫生间洗了一把冷水脸,边开门边穿鞋,匆匆忙忙赶往杭州。到杭州带上当事人后,姚春妹又连夜赶回淳安处理,回到家已是第二天了。

    2014年,姚春妹在一次体检中检查出癌症,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放下工作好好治疗,但当时除了定期的例行检查外,她依然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她说:“还有很多案子没有完成,我心里有牵挂。”

    讲正气 办案刚直不阿

    几年前,在一次执行案件中,一位被执行人匆匆忙忙跑到法院,向承办法官透露自己是姚春妹的亲戚,他此次前来胸有成竹,认为法院应当会从人情方面多为他说话、为他考虑。

   “我是你们局长的亲戚,你们就应该给我面子。”

   “我们是依法行事,请你按照规定执行。”

    ……

    正在争执的时候,姚春妹赶了过来。这位被执行人见到她后,立即向她诉起了苦:“你也知道我的难处,你看我们还有这层亲戚关系在,你总要帮帮我。”

    说完这些,被执行人本以为姚春妹会领情,但姚春妹毫不留情地将被执行人狠狠地教育了一通,严厉地告诉他:“法律人人都要遵守,你的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求情不成反被教育,被执行人觉得面子上过不去,随即当场大声责怪姚春妹不近人情。面对指责,姚春妹泰然自若,她知道,“法不容情”这是条铁律。这位被执行人也因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判决的义务,被处以司法拘留15天的处罚。

    以各种理由前来求情的人,姚春妹见过太多。在生病期间,还会有一些被执行人打来电话想要去家里探望,或妄图通过打人情牌的方式,让姚春妹替他们“打招呼”。每每接到类似的电话,姚春妹都会告诉他们自己不在家或是去了乡下。在姚春妹心里,无论被执行人是谁,与自己有无关联,该怎么依法执行就必须要怎么执行。

    有温情 爱护每个同事

    执行工作常常加班加点,错过饭点是常事。程少博是姚春妹的同事,在他的记忆里,同事出门执行任务回到办公室,不管多晚,一定能够见到姚春妹正在等他们回来,从没落下一次。用姚春妹的话说,执行局的这群人都是她的弟弟妹妹和孩子,作为他们的“家长”,孩子们在外辛苦奔波,等他们安全回来了,自己才能安心。

    20146月的一天,姚春妹如往常一样等同事们回来,可得到一个不好的消息:执行员王华因遭遇暴力抗法身中数斧,斧头正中王华左前臂背侧,尺骨断裂,肌肉群整体断裂,用肉眼几乎就能看到骨头。听到这个消息,姚春妹的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她担心王华的安危,甚至后悔当时自己为什么不在现场。

    放下电话,姚春妹心急如焚地赶往医院,在医院里,她像家人一样替王华办理手续、询问情况,事无巨细。王华需要转院,姚春妹便立即处理好相关事宜,看着王华被送上救护车后,又匆匆赶往王华家中。

    王华的老母亲年岁已高,姚春妹怕老人受不住打击,偷偷嘱咐身边的人不要将实情告诉老母亲。“老妈妈,我们就是来看看你们,王华在工作中表现很出色,很了不起。”临走时,她握着王华妻子的手,拿出自己身上所有的现金600元递了过去。

    能担当 做一个好干部

    姚春妹去世时,正值农历新年,为了尽量减少对别人的麻烦,她丈夫只通知了一部分妻子生前的同事、同学。让她丈夫没想到的是,就在姚春妹离世当天,老家的十几位村民自发雇车来到镇上为其守灵,直到第二天中午才离开;还有80多岁的老领导也特地赶来送她最后一程……

    “姚春妹生前再三嘱咐,她去世后的所有费用都由我们自己出,不能用公家的一分钱。”姚春妹的丈夫说,她住院时,正好赶上县里的“春风行动”,她心里惦记这个事,躺在病床上还一定要让丈夫把钱亲手交到法院才安心。“她说她是党员,这是自己应该尽的责任。”

    2015年底到2016年初,姚春妹身体状况已很糟糕,她叮嘱丈夫,不要将自己的情况告诉法院同事。她说,年底大家都忙,不要因为自己的事耽误大家的工作。之后,同事们去看望她,为了不让同事担心,她还开玩笑说,自己是因为贪吃了两块番薯干才会住院,很快就会没事的。可很多同事没想到,这次看望,竟成了最后一面。

    得知姚春妹去世,威坪人王良贵既震惊又难过,他一直十分感激姚春妹。

    2006年,王良贵的叔叔在淡竹村建房时摔了下来,不幸去世。当时法院进行了判决,也进入到了执行阶段。但由于赔偿方家庭较困难,赔偿一直没有进入实质阶段。直到2013年,双方才达成协议。在这7年里,王良贵都快要放弃了,可姚春妹却始终没有想过放手。她深入了解申请人与被执行人的生活情况,多次将双方召集在一起进行协商,从实际出发提出一个又一个解决办法。一个方案被否决就换另一个方案,姚春妹始终坚信,没有达不成的协议,也没有过不去的案子。

    “就在20151222,我还接到她的短信,说自己因为身体不好在家休养,我叔叔的案子让我去执行局问一下。”王良贵说,他当时只以为姚春妹是伤风感冒,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的身体已经极差,而就算那时,姚春妹心里依然记挂着她的申请人。

    舍小家 最亏欠的是儿子

    1992年,姚春妹的儿子出生了。丈夫开玩笑地说,他们的儿子基本属于“放养”。由于执行工作的特殊性,姚春妹作息时间不规律,不能好好照顾孩子,于是在孩子出生后的第九个月,她就将孩子送到了农村的爷爷奶奶家。

    儿子4岁时,姚春妹将他送到了幼儿园学前班。当时许多人不理解,孩子那么小,作为妈妈怎么舍得将他送到学校,但姚春妹很坚决,她要从小锻炼孩子,要让他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高考后,儿子报读了军校,姚春妹既欣慰又担心,因为儿子在训练中损伤了半月板和韧带,短时间内并不适合军校艰苦的训练。刚开始,儿子也时常打电话向妈妈倾诉自己的病痛。“儿子,要加油,男子汉是不怕伤痛的。”姚春妹不断鼓励儿子要克服困难,同时又向医生咨询相关情况,确保儿子无碍。

    当时许多朋友建议姚春妹,让儿子退出军校。但她依然坚持,因为她深信自己的儿子能够在摸爬滚打、日晒雨淋中练就本领,承担重任。姚春妹时常加班、出差,陪伴孩子的时间极为有限,常常接到执行任务的电话,就不得不立刻奔赴现场,根本无暇顾及儿子。生前,她也常常会跟丈夫说:“想想这些年,我陪儿子的时间真是太少了,感觉挺对不起儿子。”

    孝于亲 不忘冷暖相知

    由于公公婆婆居住在乡下,平日里不能知冷知热,除了打电话询问二老的身体状况外,姚春妹每个月都会打一些钱到老人的存折上,让老人家每个月都能过得开开心心。每逢过年过节,她又把老人接到镇上买新衣新裤。

    2015年,公公因身体不适住院了,此时的姚春妹身体状况也不容乐观。得知公公住院,姚春妹很焦急,她想要帮忙,却力不从心。于是,姚春妹提出要负担公公住院期间的所有医药费。“我当时打算先去交1000块钱,姚春妹还说,让我多交一点。”丈夫说。

    那段时间,姚春妹常常很难过也很愧疚,因为她看到丈夫既要照顾自己,又要照顾老父亲,常常两头跑,她要丈夫多抽时间陪伴公公。她说:“我没事,我可以照顾自己。”

    “我妈妈有时候跟我说,比起女儿,她和儿媳妇还更聊得来一些。”丈夫说,即使姚春妹工作繁忙,但她对家里父母的关心从没少过。

在婆婆心里,姚春妹与自己怀胎十月生的女儿一样,她也愿意和姚春妹待在一起。丈夫说:“她身体好的时候,我妈妈会在孩子放暑假时带着我侄子到我们家里住上四五十天,她们两个人就像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天。”

    姚春妹走了,婆婆伤心地哭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一连好几天,老人都缓不过劲来。

    她走了,带着无尽的眷恋,离开了她一生钟爱的司法岗位。她的离开,给亲朋好友留下了无尽的哀思,也让更多的人看到了坚守公平正义、为理想付出的价值所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