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审判实务 > 调研文章
 
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清偿的效力

发布日期:2020-02-05 信息来源:县法院 字号:[ ]


 

案情】原告徐某某诉称:2012年8月11日,被告向原告借款8万元,并立下借款字据。逾期后,因原告多次催讨未果,故起诉要求被告归还欠款8万元。因借据遗失,故以被告承认借款的录音为证。被告主张债务消灭,则应由其举证证明。

被告余某某辩称:借款是事实的,但后来一个称为“庞某”的人,持着借据来催讨借款,自称原告欠其债务,故被告就向其清偿,并取回借条予以销毁。因此,原告对被告进行催讨时,被告即已明确表示债务已经清偿,原告提供的录音也可证明该事实。

另查:1、借据上的出借人是原告。2、原告自称在借据遗失后未通知被告。3、被告自称提供不了“庞某”的真实姓名和住所,“庞某”来催讨时没有原告的委托书或债权转让通知,当时与原告联系不上。

审判

就本案而言,存有二种相反的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原告在有借条的前提下,未能提供借条,而原告提供的录音内容并不能证明双方债权债务关系存在的事实。被告关于“其已归还借款,同时收回借条,并予以撕毁”的陈述,也符合生活常理。因此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借款,其举证并不充分,应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据此,判决:驳回原告徐某某的诉讼请求。

第二种观点认为:原告的录音材料已经对被告欠原告8万元进行了初步举证,被告说已经还给第三人,应由被告举证,且由于被告是欠原告钱,应把钱直接还给原告,而不是还给第三人,现被告未能举证,故应支持原告的诉请。

法院审理后支持了后一种意见。因为从被告的辩称看,实质是个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给付的效力问题,但在被告不能证明“庞某”的客观存在、不能证明实际的给付时,就缺乏确定清偿效力的法律事实。因此应认为被告不具有清偿债务的效力。

评析

上述争议观点实质是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给付的效力问题。即(1)被告主张已对借据持有人而非真正债权人实际给付,在法律上是何性质的问题?(2)是否属于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清偿范围?(3)有无清偿的效力?对于上述问题,需要从以下几方面来分析:

(一)“庞某”行使债权之外观的类型确定

民法上的外观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客观外在表征,而是指虚假的法律事实。其中权利虚像即权利外观,如债权的表见让与和债权的准占有导致的债权的外观。主体外观主要表现为主体资格的外观,如表见代理。还有客体外观、法律事实外观。在不同的虚像规范模式中,外观的效力不同,当实像优于虚像时,外观不产生任何效力,只有在导致信赖受损的情况下,发生外观责任人的赔偿责任;当虚像优于实像时,外观取代实体真实成为权利变动的渊源。①外观事实的范围很广,实践中常见的包括:1、登记、公告。2、证书,如债权准占有人即是占有一定足以表征其为债权人之信物者。3、行为,如占有、债权的表见让与。4、其他事实。

如果“庞某”的行为是符合表见代理的要件而占有债权的,则按表见代理的法律规定,表见代理的法律后果归属于被代理人,被告所述的清偿具有消灭债务的效力。如果“庞某”是持着原告的真实的债权转让通知占有债权的,那么“庞某”就是真正的债权人,则被告所述的清偿也具有消灭债务的效力。因此在“庞某”具有表见代理权,或者就是真正的债权人时,债务人的清偿当然有效,也没有必要再讨论清偿是否有效的问题。但就本案来说,原告以借据遗失否认“庞某”是真正的债权人,那么就有必要讨论非债权人行使债权,债务人的清偿是否有效的问题。依债法理论,债务之清偿原则上必须依债之本质向债权人或其他有受领权人为清偿,方能发生效力。如果向第三人清偿,原则上不发生清偿效力。但在某些情形下,债务人虽然向第三人为给付,但为了保障交易安全与迅捷,其所为给付也会发生清偿效力,此即近代民法规定的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的清偿制度。我国民法总则中没有关于对债权之准占有人清偿的明文规定,在有关行政规章中,对此则有所涉及,最高人民法院法(民)复(1990)13号批复涉及到民法理论关于对债权之准占有人的给付效力问题。

(二)从适格性看“庞某”是否债权准占有人

所谓债权准占有人是指虽非债权人,但以自己的意思事实上行使债权,依照一般交易观念,足以使人相信其为债权人的人。②

本案中,按借据记载原告是债权人,被告是债务人,其关系明确。而“庞某”系非债权人,但从外观征象看,“庞某”现在是借据的持有人。其要求被告付款的理由是“原告欠其债务”,故“庞某”具有为自己债权的意思。按照一般社会交易观念看,原告在借据遗失后没有通知被告,在借据上也没有禁止第三人受领的特约,故“庞某”在事实上行使债权时,有足以使认为其为真实债权人之外观。因此可以认定“庞某”为债权之准占有人。按照是否占有债权文书,可以分为持有债权文书的债权之准占有人和非持有债权文书的债权之准占有人,那么“庞某”就是前者,属于在实务中最为常见的类型。按照债权之准占有人的身份是否可以明确,分成可明确的债权之准占有人和不明确的债权之准占有人,那么“庞某”就是前者,属于通过记名债权文书可以明确的债权之准占有人。

(三)从对债权准占有人给付看被告有无“过失”

债权准占有人的适格性只是确定了对债权准占有人清偿的适用范围,如《德国民法典》第370条规定的向收据持有人履行给付的条件是,如果给付人所知的情况不违背对其为有权的认定,收据持有人视为已被授权受领给付。但至于债务人所为给付是否构成有效清偿,还需讨论债务人以及债权人的归责事由问题。这就需要对债权准占有人的给付发生清偿债务的效力的构成要件,以及发生的法律后果来分析。

一般认为,对债权准占有人的给付发生清偿债务的效力,应当具备三个要件:首先,受领人为债权准占有人,有受领债权之外观。债权准占有人持有真正的债权文书,但也有学者认为适用范围在特定情况下可扩张至伪造受领证书之情形。其次,清偿人须为善意且无过失。善意就是不知债权准占有人没有受领权,无过失就是尽了探知义务。因为债之清偿关系的相对性、具体性、个别性,利于债务人探知。最后,债务人在客观上已履行了给付义务。在这三个要件中,最重要的是善意无过失。无过失要求其善尽其注意义务,如果不以无过失为要件,则对债权人的利益保护不当,过于宽纵债务人。而审查债务人“善意且无过失”的归责事由,首先要以影响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这一外观表象信赖合理性的要素为出发点。信赖合理性的要素主要有以下二个,一是审核债权准占有人身份的义务和责任,二是验证债权证书真伪的义务和责任。③至于是实质审查,还是形式审查,实践中各有做法。但起码的要求是形式审查。

另外,还需要从发生清偿的法律后果的反向角度来考虑债务人必要的注意义务。清偿的效力包括以下三点:1、债权人和债务人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消灭,2、债权的从权利亦因清偿而消灭,3、债权人和债权准占有人间产生债权债务关系。④从前二点与第三点的相互关系看,是一灭一生,如果不能“生,也就难以发生“灭“的法律后果。从满足审判三段论的小前提来说,要使事实能得以证明,就应要求债务人保留必要证据。债务人履行了审查债权准占有人的身份,就需要保留相关身份证明文件,使债权人能因为清偿而与明确的具体的“债权准占有人”产生债权债务关系。履行了给付义务,需要相关证据证明全部履行,而没有以部分履行代替全部履行的方式损害债权人的利益。正如《德国民法典》第371条为债务人在债务证书返还上设置的权利,就暗含了便利债务人履行应有的义务。⑤

从本案看,被告在诉讼中不能说明“庞某”的真实姓名和住所,由此可证明被告对债权准占有人未尽起码的形式审查身份的义务,从而使债权人因为债务人的归责事由无法向债权准占有人另行主张债权。被告未保留借据或收据,难以向债权人证明实际履行或全部履行。也存在着发生无效清偿时无法再向债权准占有人主张债权的危险。

 

①、王焜:《积极的信赖保护》,法律出版社2010版,第102页。

②、参见史尚宽:《债法总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734页。

③、其木提:《论债务人对债权准占有人清偿的效力》载《法学》2013年第3期

④、杨立新:《对债权之准占有人给付效力及适用的再思考》载2011年《中国民商法网》

⑤、《德国民法典》第371条规定:对债权出具有债务证书的,债务人除要求开具收据外,还可以要求返还债务证书。如果债权人坚持说无法返还,债务人可以要求出具证明债务已消灭的、经公证机构认证的证书。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